大明:家父永乐,永镇山河_第8章 摊牌了,我就是刺杀案主谋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8章 摊牌了,我就是刺杀案主谋! (第1/3页)

  便宜儿子朱瞻壑走了。

  带着朱高煦对他的鼓励,忐忑不安地去了北镇抚司。

  不过等他走后,朱高煦神情陡然变得凝重了起来。

  因为原主留下的这个致命隐患,不太好处理啊!

  毕竟勾结靖难遗孤,刺王杀驾,这是掉脑袋的大罪!

  而且,那个看似汉王党的老三朱高燧,实则一直都是皇帝党。

  锦衣卫这个臭名昭著的特务机构,从成立伊始,便是作为天子耳目。

  如果不是朱瞻壑这个便宜儿子提醒了一句,只怕朱高煦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。

  现在该怎么办?

  继续装下去,同朱老四演戏?

  还是现在入宫面圣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?

  无论如何,朱高煦都逃不掉,背上给太子朱高炽泼脏水的骂名。

  英明神武的永乐大帝,哪里看不穿他这些小动作的深意?

  刺王杀驾是假,给太子泼脏水,趁机夺权是真。

  摸着下巴沉吟了良久,朱高煦还是决定即刻入宫面圣,坦白一切。

 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,这事儿时间拖得越久,就越他越不利。

  继续推延下去,任由朱高燧暗中调查汇报,只怕到了最后,朱棣真以为他要造反谋逆了!

  最是无情帝王家啊。

  ……

  乾清宫,御书房。

  朱棣斜倚在软榻上面,手中时不时翻阅着奏章。

  此刻案上的奏章堆积如山,都是太子朱高炽监国时批阅处理的。

  对于老大朱高炽的治国能力,朱棣还是比较认可的。

  他象征性地审查了一些,对这个儿子的能力感到十分欣慰。

  审查太子监国时的奏章,并不是对他不信任,只是做做样子罢了。

  朱棣亲自演了这出好戏,台下自然要有观众。

  一想到这儿,朱棣脸上就露出了诡异笑容。

  恰在此时,一小宦官入内禀报道:“皇上,汉王殿下求见。”

  朱棣扬了扬眉毛,感到有些诧异。

  “不是赵王?”

  “回皇上的话,是汉王殿下。”

  锦衣卫这几日在追查靖难遗孤,老三每晚都会前来汇报最新进展。

  只是今夜这人,怎地变成了老二?

 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