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:家父永乐,永镇山河_第1章 穿了?还特么成了大明瓦罐鸡?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章 穿了?还特么成了大明瓦罐鸡? (第1/3页)

  永乐十一年,八月。

  暮秋后的清晨,已经略微有了些许凉意。

  金陵帝都斑驳的城墙上,并未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,反倒散发出鬼魅般的神秘光泽。

  古朴厚重的帝都城墙,也因此带上了几分迷人的魅力。

  此刻帝都城门口处,密密麻麻的京师百姓聚集于此,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

  因为,就在前不久,当今天子御驾亲征北伐鞑靼,打得蒙古本部的鞑靼大汗向大明称臣纳贡,皇上敕封鞑靼大汗阿鲁台为和宁王。

  随后皇帝又率军一直进军到擒狐山,在巨石上刻字为碑“翰海为镡,天山为锷,一扫风尘,永清沙漠。”

  这是自汉唐以来,完全不亚于封狼居胥的一次伟大壮举。

  今日是皇帝凯旋回朝,举国同庆的国家之喜。

  所以,整个京师都沸腾了,百姓自发地汇聚于此,盛赞大明这位神武雄主。

 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,此刻天街城内却是一片哀鸿遍野,天子车辇被劲弩射得破烂不堪,就连骁勇善战的汉王朱高煦也中箭栽落下马。

  那些箭尖泛着诡异寒光,显然事先已经淬过毒药,只要被擦破一点皮,都是命悬一线的下场。

  “汉王遇刺,快传御医!”

  ……

  乾清宫。

  太子与赵王一边吵着,一边匆匆忙忙地入内,随即跪地请安。

  “父皇,孩儿听说天街刺杀一事,过……过来问安。”

  太子爷顶着满头汗水,气喘吁吁地开口道。

  不料朱棣听了这话,缓缓起身上前,自顾自地笑道:“我这次御驾亲征,血战一年之久,打得阿鲁台抱头鼠窜。”

  “想不到大捷还朝,走到自己家门口,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!”

  大胖胖身子一颤,急忙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自己亲爹。

  赵王朱高燧见老头子发怒,也是乖乖垂下了头。

  顿了顿,朱棣看着这两个儿子,轻声问道:“老二伤势如何?”

  “爹,那些刺客在箭上淬了毒,好在太医救治得及时,老二休息几日就没有大碍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朱棣一颗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。

  紧接着,他又满脸铁青地看向太子朱高炽。

  “要不是老二侦查得及时,提前侦查到了反贼的动向,你今天来,就不是问安了吧?”

  这意味深长的话语,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