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天行盗_第六百三十九章 威胁我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六百三十九章 威胁我 (第2/3页)

霖,可现在却这样说,从她的眼中,根本看不到她对陆威霖的关切和紧张。

  罗猎摇了摇头道:“你不是百惠。”

  百惠道:“现在我叫邱雨露,我来找你,不是跟你谈判,是告诉你应该怎么做,给你七天,如果七天内,你不将你的势力全都退出黄浦,交出手上的一切,那么陆威霖就必须要死。”

  罗猎向她微笑道:“看来你真不是百惠,我所认识的百惠可以为陆威霖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。”

  百惠道:“这世上当真有人会为了他人牺牲自己的性命?哪有人会这么傻?”

  罗猎道:“陆威霖就会!”

  百惠感觉心头一震,意识陷入一片混沌之中。

  大正武道馆内,船越龙一独自坐在茶室内,静静品味着杯中的抹茶,和外在的表象不同,他的内心翻腾起伏始终无法平息,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偏离初衷,再不是过去一心专研武道之人。

  外面传来轻盈的脚步声,在得到船越龙一的允许后,百惠进入了茶室,躬身行礼道:“船越君。”

  船越龙一做了个手势,示意她坐在自己的对面,百惠随手关上移门道:“罗猎答应离开黄浦。”

  船越龙一哦了一声,他并没有感到惊喜,甚至也没有任何的意外,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:“退一步海阔天空,他是为了救人才不得不采取的权宜之计罢了。”

  百惠道:“他提出一个条件,让我们两天内释放陆威霖,否则一切免谈。”

  船越龙一道:“果然是有条件的。”

  “船越君打算怎么办?”

  船越龙一道:“我要考虑一下。”

  罗猎回到报社,发现众人看他的表情透着古怪,罗猎叫过刘洪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,刘洪根朝他的办公室指了指压低声音道:“督军的女儿来了,已经在您办公室坐了两个多小时。”

  罗猎点了点头,拍了拍刘洪根的肩膀,然后走入了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内蒋云袖正坐在他的椅子上看书,听到动静抬起头来,看到是罗猎进来,顿时笑靥如花:“罗猎,你回来了。”

  罗猎礼貌性地笑了笑:“蒋小姐来了?找我有事啊?”他当然能够猜到蒋云袖来找自己的目的,自从此次救她回来之后,蒋云袖就视他为英雄,进而生出爱慕之情,至于她已经死去的未婚夫陈昊东早已被她丢掉了爪哇国。由此可见蒋云袖对陈昊东的感情并不深,否则又怎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未婚夫忘却,又移情别恋。

  罗猎对蒋云袖是没有任何想法的,他和叶青虹婚姻幸福,且拥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,妻子对他情深义重,他和麻雀之间的事情至今都没有想起应当如何向妻子解释,更不会有再招惹一段情孽的想法。

  蒋云袖撅起樱唇,反问道:“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?”

  罗猎笑了起来,去泡了两杯红茶,其中一杯递给了蒋云袖:“蒋小姐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你大驾光临,我当然欢迎,我和督军是很好的朋友。”

  蒋云袖接过他手中的红茶道:“和我就不是朋友?”

  罗猎微笑道:“说句托大的话,我的年龄足可以当你的叔叔了。”

  蒋云袖道:“年龄不是问题,我爹比我娘大了十三岁。”

  罗猎差点没把刚刚含到嘴里的红茶给喷出来,转身咳嗽了一声。

  蒋云袖关切道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着凉了?有没有发烧?”她放下茶盏,来到罗猎身边,伸手要摸罗猎的额头,罗猎赶紧向后撤了撤身子,蒋云袖的主动让他有点难以消受。

  此时外面有人敲了敲门然后就推门走了进来,却是麻雀,她望着室内的两人,意味深长道:“我觉得外面拦着我不让进来,原来里面藏着贵客啊。”

  蒋云袖俏脸一红,拿起手袋道:“我也是路过,这就走了,罗大哥,我先走了。”她悄悄递给罗猎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。

  蒋云袖匆匆出门,她虽然喜欢罗猎,可毕竟罗猎是有妇之夫,在这里被人撞破终究是不好。

  等到蒋云袖离去,麻雀反手将房门关上,望着罗猎道:“以为你很忙呢。”

  罗猎哭笑不得道:“这件事不是你想得样子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  麻雀道:“你跟我解释什么?我又是你什么人?你应当去跟青虹解释。”这番话脱口而出之后,她意识到说错了话,有些难为情地皱了皱眉头道:“我听说你把振武门要送给日本人?”

  罗猎点了点头,证明她的消息无误,将自己的想法向她解释了一下。

  麻雀道:“就算你答应离开黄浦,我看他们也未必肯将陆威霖放出来,那些日本人是出了名的不讲信用。”

  罗猎道:“船越龙一这个人还算有些武士精神,你应该比我了解。”

  麻雀道:“就算过去他有武士精神,可在当前的时局下,他只可能站在本国的立场上,绝不会跟你讲什么道义和信用,如果他还尊重武士精神,就不会做出劫持陆威霖这种让人不齿的事情。”

  罗猎道:“船越龙一的背后还有主谋。”

  麻雀道:“你打算这么做?”

  罗猎道:“这件事不用你操心,我有把握将威霖平安救出来。”

  麻雀咬了咬樱唇,她自然认可罗猎的能力,多少次罗猎都力挽狂澜,可她并不喜欢罗猎现在的态度,罗猎分明是不想让她介入,麻雀知道罗猎应当是为自己着想,他不想自己身涉险境,可尽管如此,麻雀仍然感到难过,她认为罗猎在刻意保持和自己之间的距离,麻雀很想告诉罗猎,自己并不想让他承诺什么?自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,哪怕是牺牲性命,可这些话她相信罗猎一定是明白的。

  麻雀指了指罗猎的左手,刚才蒋云袖塞给罗猎纸条虽然做得隐蔽,可仍然瞒不过她的眼睛,她当年毕竟得到过福伯的亲传。

  罗猎对此并没有隐瞒,将纸条递给了麻雀,麻雀展开一看,却是蒋云袖邀请罗猎共进晚餐,上面写了晚餐的地点和时间,麻雀将纸条递给了罗猎道:“我该走了,你还是去吧,别让督军女儿久等了。”

  罗猎笑道:“你知道我跟她没什么的。”

  麻雀道:“就算没什么,也不用得罪人家,万一惹到了她,说不定明天你就会被督军的兵马包围。”

  罗猎呵呵笑了起来,他才不相信会有那么严重,不过他还是准备去见蒋云袖,因为蒋云袖的表现和过去他所了解到的那个督军女儿有些不同,他总觉得蒋云袖劫后归来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。

  麻雀离开报社的时候在下雨,她的内心也如这阴郁的天气,阴雨绵绵,愁绪无尽,容颜未老,可她的内心却极其疲惫,这些年她经历了太多的事,也做错了一些事,从幼稚走向了成熟,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了罗猎,可最大的遗憾却是错过了他。

  理智告诉她,他们之间的纠缠应当彻底画一个句号了,她不想给罗猎带去困扰,更不想影响到罗猎的家庭,她羡慕叶青虹,叶青虹活成了她想要的样子。

  麻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,这才想起今天过来其实是向罗猎道别的,她和程玉菲约好了去欧洲散心,后天就要远航,可刚才居然忘了这最重要的事情,罗猎也未提起,看来他并不关注自己的去向,就算自己在他的世界中消失,想必他也不会在意的,想到这里,麻雀心中一黯,抬起头,隔着落雨的车窗看了看罗猎办公室的窗户,依稀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,麻雀提醒自己,只不过是一个幻觉罢了。她咬了咬樱唇,启动汽车向远方驶去。

  罗猎此时的确站在窗前,望着麻雀远去,心中也充满了惆怅,对于麻雀他始终存在着一种歉疚,他拥有着未来的记忆,他亲眼见证了麻雀的衰老,知道麻雀的一生都在孤独和等待中渡过,这就是她的宿命。可罗猎又清楚他所见证得只是另外一个平行时空所发生的事情,在那那条时间线中,自己从西海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。

  而现在自己回来了,因为儿子的呼唤终于在错乱时空中找到了本属于他的世界,可他的回归又将这一世界的走向改变,罗猎对世界的认识超过了这个世界的多半人,他的经历也注定了他看问题的角度和别人不同。

  麻雀驱车在雨中行进,雨越下越大,她放慢了车速,心中忽然生出莫名的危险,举目望去,却见前方一个巨大的黑影正迎面向她撞击而来,麻雀的预感果然没错,她迅速将车切入倒档,深踩油门,轿车向后方迅速倒去,可是她很快就发现后方强烈的灯光照射过来,却是一辆卡车从后方夹击,两辆卡车一前一后向轿车夹击而来。小轿车已经无路可退。

  麻雀意识到如果自己继续留在车内,必然会被两辆袭击自己的货车夹成肉饼,她瞬间就做出了决定,推开车门从车内果断跳了出去,失去控制的小轿车仍然因惯性向后方冲去。

  两辆货车一前一后撞击在小轿车上,发出剧烈的冲撞声,小轿车在两辆车的碰撞下长度足足压缩了一半。

  麻雀倒吸了一口冷气,如果自己稍稍犹豫一下,恐怕现在已经被困死在车内。从两辆货车上跳下来十多人,他们手拿武器,将麻雀包围在其中。

  麻雀环视那些带着头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袭击者,她并没有感到害怕,反倒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激动和兴奋,她清醒地意识到这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杀念,在她感染丧尸病毒之后,虽然罗猎将她治愈,可麻雀却知道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。为此她专门去医院做过检查,结果却证明她的身体无碍,麻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